当前位置:首页聊吧些得玩 最不让人待见的劳动者——黄河捞尸人
签到05月26日
漏签

[些得玩]最不让人待见的劳动者——黄河捞尸人

人气:15 回复:0 赞(0)
天使之泪
普通会员0
初级1
版主
  • 帖子:19
  • 精华:0
  • 注册:2019-01-14

“ 不到黄河心不死 ”

凌晨五点,河坪村笼罩在一片雾色中,这雾色为山村披了一袭灰色的纱裙,裙带便是滚滚流淌的黄河。

刘集弘已经吃完早饭正要出门,母亲叫他等等。

母亲拿来一条二指宽、一搾长的红布头,仔细地系在刘集弘衣服的拉链头上嘱咐道:“千万不要张口说话,你仔细看你爹怎么做,有不懂的地方用心记下来,回来再问你爹。”

“妈,事情昨晚上爹都给我讲了,你不用操心了。”刘集弘安慰了母亲一句就出门了。

刘集弘今天要去河坪村下游的“黄河鬼峡”跟着师傅学手艺——在黄河里捞尸体。

刘集弘的师傅就是他的亲爹刘茂才。

刘茂才,中等身材,皮肤黝黑,总戴着一副墨镜,兰州牌的香烟从不离手,是黄河兰州段出名的水鬼。

黄河水鬼是一个古老而神秘的职业,他们的工作是打捞黄河里的尸体,他们是游走在阴阳两界的灵魂摆渡人。

“不到黄河不死心”,很多人到了黄河边心就死了。

哀莫大于心死。心已死,生无可恋,跳黄河便是自然的选择。

“跳到黄河也洗不清”说的是冤屈的极致,换言之,黄河是可以还大多数人清白的。

跳黄河,自古以来就是老百姓遭遇不白之冤后,自证清白的途径。

恶毒的攻击者也会蛊惑:“有本事你去跳黄河呀!黄河又没盖子!”

憨直的村人往往被怂恿,做出亲者痛、仇者快的傻事,跳了黄河。

再加上不幸溺水的人,每年黄河里都会漂来许多死人。

刘茂才从小是个放羊娃,他家的羊都在黄河对面的山坡上放,每天刘茂才都会划着河坪村唯一的羊皮筏子到黄河对岸放羊。

刘茂才每天穿行在黄河上,从小到大他见惯了面目狰狞、腐烂发臭的尸体。游走于生死之间的刘茂才早就对尸体见怪不怪、心无畏惧了。

2000年,黄河小峡水库建成,水位上升改变了河坪村的局部生态,刘茂才没办法再到对岸放羊了。

水库大坝拦住了黄河水,也使得上游漂来的垃圾聚集在这里,刘茂才开始在河里捡矿泉水瓶卖,一斤三四块钱,他每天能捡一船。

垃圾里总会有一些腐烂的尸体,其 他跑来捡垃圾的人都因为害怕而不敢再去了,只有刘茂才一直干了下来。

所以也总会有死者的家属前来求刘茂才,让他帮忙捞尸体。刘茂才每次能挣1.2~1.5万,于是他就顺理成章地成了黄河水鬼,一个每年捞出50具左右尸体的黄河捞尸人。

黄河上游沿岸的寻人启事总会通过各种渠道传到他手里,遇到疑似的尸体,或者身上有手机、通讯录、身份证等能找到家属的尸体,他都会用掺杂了黑狗毛的麻绳拴住尸体的腰系在船边,把尸体拖到河湾背阴处绑在岸边树上,再联系家属来认尸,家属认完尸体,刘茂才就会帮忙捞尸体。

刘茂才每年捡矿泉水瓶的收入和捞尸体的收入差不多,这几年黄河里的死人比以前多了,他的收入也水涨船高,今年刚花二十万新买了汽艇。

“爹,挣死人的钱这不是太缺德吗?”刘集弘曾经这样问过刘茂才许多次。

刘集弘从记事起就被周围的孩子们排斥,人们说他身上有邪气,不准自己的孩子和他接触,因为他是水鬼的儿子。

没有伙伴,更没有朋友,就连老师也对他敬而远之,刘集弘一直生长在冷漠而孤寂的氛围里。

刘集弘也曾无数次哭闹,希望父亲不要再做水鬼。

可是,刘茂才总是默默地抽烟,从不言传(说话)。

直到现在,刘集弘决定子从父业,刘茂才才对儿子说:“老话说的‘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’,我不去捞,那些死者家属能找到尸体?找到了能自己背出黄河来?”

刘集弘听到父亲的话愣了一下,没有回头,没有言传(说话),一纵身跳上汽艇,等父亲上来后,解开缆绳启动了船驶出码头。

码头建在河坪村西的“大裤衩湾”,这里的地势形如其名,黄河在这里流速变缓,河中间形成了个小岛,把黄河分了个叉,刘集弘在父亲的指导下将船驶向前方。

作者:尊敬的王二

楼主 2019-05-13 09:00:11  超级管理 编辑 删除
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信息

精华帖推荐

承诺遵守文明发帖,国家相关法律法规
我要回复

该帖已关闭回复